在線咨詢

法律法規專題

您的位置:華律網 > 法律法規 > 正文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幹問題的規定(三)

  • 頒布單位: 最高人民法院
  • 文号: 法釋[2014]2號
  • 頒布日期:2014-02-20
  • 執行日期:2014-02-20
  • 时 效  性: 現行有效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幹問題的規定(三)

(2010年12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504次會議通過 根據2014年2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607次會議《關于修改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幹問題的規定的決定》修正)2014年2月20日發布

法釋[2014]2號

爲正確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結合審判實踐,就人民法院審理公司設立、出資、股權確認等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作出如下規定。

第一條 爲設立公司而簽署公司章程、向公司認購出資或者股份並履行公司設立職責的人,應當認定爲公司的發起人,包括有限責任公司設立時的股東。

第二條 發起人爲設立公司以自己名義對外簽訂合同,合同相對人請求該發起人承擔合同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公司成立後對前款規定的合同予以確認,或者已經實際享有合同權利或者履行合同義務,合同相對人請求公司承擔合同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第三條 發起人以設立中公司名義對外簽訂合同,公司成立後合同相對人請求公司承擔合同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公司成立後有證據證明發起人利用設立中公司的名義爲自己的利益與相對人簽訂合同,公司以此爲由主張不承擔合同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相對人爲善意的除外。

第四條 公司因故未成立,債權人請求全體或者部分發起人對設立公司行爲所産生的費用和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部分發起人依照前款規定承擔責任後,請求其他發起人分擔的,人民法院應當判令其他發起人按照約定的責任承擔比例分擔責任;沒有約定責任承擔比例的,按照約定的出資比例分擔責任;沒有約定出資比例的,按照均等份額分擔責任。

因部分發起人的過錯導致公司未成立,其他發起人主張其承擔設立行爲所産生的費用和債務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過錯情況,確定過錯一方的責任範圍。

第五條 發起人因履行公司設立職責造成他人損害,公司成立後受害人請求公司承擔侵權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公司未成立,受害人請求全體發起人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公司或者無過錯的發起人承擔賠償責任後,可以向有過錯的發起人追償。

第六條 股份有限公司的認股人未按期繳納所認股份的股款,經公司發起人催繳後在合理期間內仍未繳納,公司發起人對該股份另行募集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募集行爲有效。認股人延期繳納股款給公司造成損失,公司請求該認股人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第七條 出資人以不享有處分權的財産出資,當事人之間對于出資行爲效力産生爭議的,人民法院可以參照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的規定予以認定。

貪汙受賄、侵占、挪用等违法犯罪所得的货币出资后取得股權的,对违法犯罪行为予以追究、处罚时,应当采取拍卖或者变卖的方式处置其股權。

第八条 出资人以划拨土地使用权出资,或者以设定权利负担的土地使用权出资,公司、其他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主张认定出资人未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责令当事人在指定的合理期间内办理土地变更手续或者解除权利负担;逾期未办理或者未解除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出资人未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

第九条 出资人以非货币财产出资,未依法评估作价,公司、其他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请求认定出资人未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委托具有合法资格的评估机构对该财产评估作价。评估确定的价额显著低于公司章程所定价额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出资人未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

第十條 出資人以房屋、土地使用權或者需要辦理權屬登記的知識産權等财产出资,已经交付公司使用但未办理权属变更手续,公司、其他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主张认定出资人未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责令当事人在指定的合理期间内办理权属变更手续;在前述期间内办理了权属变更手续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已经履行了出资义务;出资人主张自其实际交付财产给公司使用时享有相应股東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出资人以前款规定的财产出资,已经办理权属变更手续但未交付给公司使用,公司或者其他股東主张其向公司交付、并在实际交付之前不享有相应股東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一条 出资人以其他公司股權出资,符合下列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出资人已履行出资义务:

(一)出资的股權由出资人合法持有并依法可以转让;

(二)出资的股權无权利瑕疵或者权利负担;

(三)出資人已履行關于股權转让的法定手續;

(四)出资的股權已依法进行了价值评估。

股權出资不符合前款第(一)、(二)、(三)项的规定,公司、其他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请求认定出资人未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责令该出资人在指定的合理期间内采取补正措施,以符合上述条件;逾期未补正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未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

股權出资不符合本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公司、其他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请求认定出资人未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本规定第九条的规定处理。

第十二条 公司成立后,公司、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以相关股東的行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损害公司权益为由,请求认定该股東抽逃出资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制作虛假財務會計報表虛增利潤進行分配;

(二)通过虚构債權債務关系将其出资转出;

(三)利用關聯交易將出資轉出;

(四)其他未經法定程序將出資抽回的行爲。

第十三条 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公司或者其他股東请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公司債權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東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東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債權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股東在公司设立时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依照本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诉讼的原告,请求公司的发起人与被告股東承担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的发起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被告股東追偿。

股東在公司增资时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依照本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诉讼的原告,请求未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义务而使出资未缴足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责任后,可以向被告股東追偿。

第十四条 股東抽逃出资,公司或者其他股東请求其向公司返还出资本息、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東、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对此承担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公司債權人请求抽逃出资的股東在抽逃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東、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对此承担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抽逃出资的股東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債權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十五条 出资人以符合法定条件的非货币财产出资后,因市场变化或者其他客观因素导致出资财产贬值,公司、其他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请求该出资人承担补足出资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第十六条 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出资,公司根据公司章程或者股東会决议对其利润分配请求权、新股优先认购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等股東权利作出相应的合理限制,该股東请求认定该限制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十七条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经公司催告缴纳或者返还,其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公司以股東会决议解除该股東的股東资格,该股東请求确认该解除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在前款规定的情形下,人民法院在判决时应当释明,公司应当及时办理法定减资程序或者由其他股東或者第三人缴纳相应的出资。在办理法定减资程序或者其他股東或者第三人缴纳相应的出资之前,公司債權人依照本规定第十三条或者第十四条请求相关当事人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八条 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權,受让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公司请求该股東履行出资义务、受让人对此承担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債權人依照本规定第十三条第二款向该股東提起诉讼,同时请求前述受让人对此承担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受让人根据前款规定承担责任后,向该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東追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第十九条 公司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出资,公司或者其他股東请求其向公司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或者返还出资,被告股東以诉讼时效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公司債權人的债权未过诉讼时效期间,其依照本规定第十三条第二款、第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出资的股東承担赔偿责任,被告股東以出资义务或者返还出资义务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二十条 当事人之间对是否已履行出资义务发生争议,原告提供对股東履行出资义务产生合理怀疑证据的,被告股東应当就其已履行出资义务承担举证责任。

第二十一条 当事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其股東资格的,应当以公司为被告,与案件争议股權有利害关系的人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第二十二条 当事人之间对股權归属发生争议,一方请求人民法院确认其享有股權的,应当证明以下事实之一:

(一)已經依法向公司出資或者認繳出資,且不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

(二)已经受让或者以其他形式继受公司股權,且不违反法律法規强制性规定。

第二十三条 当事人依法履行出资义务或者依法继受取得股權后,公司未根据公司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的规定签发出资证明书、记载于股東名册并办理公司登记机关登记,当事人请求公司履行上述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二十四条 有限責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订立合同,约定由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享有投资权益,以名义出资人为名义股東,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東对该合同效力发生争议的,如无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情形,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合同有效。

前款规定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東因投资权益的归属发生争议,实际出资人以其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为由向名义股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名义股東以公司股東名册记载、公司登记机关登记为由否认实际出资人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实际出资人未经公司其他股東半数以上同意,请求公司变更股東、签发出资证明书、记载于股東名册、记载于公司章程并办理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二十五条 名义股東将登记于其名下的股權转让、質押或者以其他方式处分,实际出资人以其对于股權享有实际权利为由,请求认定处分股權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条的规定处理。

名义股東处分股權造成实际出资人损失,实际出资人请求名义股東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二十六条 公司債權人以登记于公司登记机关的股東未履行出资义务为由,请求其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股東以其仅为名义股東而非实际出资人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名义股東根据前款规定承担赔偿责任后,向实际出资人追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二十七条 股權转让后尚未向公司登记机关办理变更登记,原股東将仍登记于其名下的股權转让、質押或者以其他方式处分,受让股東以其对于股權享有实际权利为由,请求认定处分股權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条的规定处理。

原股東处分股權造成受让股東损失,受让股東请求原股東承担赔偿责任、对于未及时办理变更登记有过错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受让股東对于未及时办理变更登记也有过错的,可以适当减轻上述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实际控制人的责任。

第二十八条 冒用他人名义出资并将该他人作为股東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冒名登记行为人应当承担相应责任;公司、其他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以未履行出资义务为由,请求被冒名登记为股東的承担补足出资责任或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部分的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備注:

本條例生效時間爲:2014.02.20,截至2019年仍然有效

最近更新:2019.02.22